Impeccable__

Loving your work,cowboy.

×未授权翻译×Abracadabra

×正在要授权,但还是先发了

×在NYSE1之前就超喜欢的文

×粗略的翻了翻,好像没人翻译,如果有人已经发了,请告诉我,我会删的

×渣翻

      Ao3:Abracadabra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 FlyingWithGlassWings

Jake是个可爱的孩子,Daniel想到,他有着阳光的笑容、非常令人喜爱的口音、他的坏男孩行为比他的言语更惹人喜欢。可是他的乐观的态度也会影响到Danny,好像什么事情都不会烦恼到他。Aw,真棒,在一群悲观主义者中有一个乐观主义者,其实Danny也可以试一下的。

当Merritt告诉他他要去死的时候,他的眼睛开始张大变得湿润。他甚至变得有点结巴,你这这...是什么意思?我我以为...我们。Danny几乎想要亲他皱起来的眉头,让它舒展(但是他控制住了自己,Henley和Merritt还在呢,爸爸才不会在孩子面前表达对妈妈的“热情”...) ,Henley说这只是假死而已,然后用肘不开心的捅了一下Merritt.Jack的脸放松了下来,莫名的滑稽。 

当他们完成了第一场表演Jack愚蠢的露出白齿笑了,这足以让Daniel融化。这小孩就算把他带上手铐也不会让他抓狂(Jack戴着手铐?你好,Danny新的春梦),Jack保持着明亮的笑容一直到审问室,如果Danny的大脑不是被某件事情占据着(依旧想着手铐的事情...),他会担心。可怜的Jack像小纸片一样,如果是面对一只大狗的话,现在肯定马上夹着自己的尾巴了。Danny手铐和钥匙在可乐罐里的把戏让他们在中午的时候就被放出来了。他们的表演和秘密(还有Jack)都没有被暴露。Jack也和Daniel一起坐车去机场,他们都笑的不能停止:“你应该看到他的表情,”Danny喘着说到,“那混蛋完全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!”

第二场表演就这样开始了,可爱的新奥尔良公民们得到了四骑士的恩人慷慨的1.4亿美元的捐款,从那后他们开始逃离警察的追捕,Danny几乎被抓到,当然,也只是几乎。Jack悄悄的把跟踪器放进了Dylan的口袋里,这个夜晚以一个光荣自我厌恶的警探到处乱转结束了,四骑士一直开车到黄昏时,开到了纽约。

“我几乎被子弹打到了。”当他们在一万英尺外的格鲁吉亚时Danny说到。Henley睡着了,头枕在Merritt的肩膀上。Jack摆弄着Danny的一幅卡,双腿交叉着。头上的灯让他的眼睛变得光亮。

“但是你没有被打中,”Jack说(他乐观的性格真的影响到Danny,Danny这次甚至笑了)。他笑着在手上摊开了牌,他告诉他,“选个卡。”

Danny微笑的选了一张卡,多么可爱,小Jack想要尝试糊弄他,这是很好的情调,但是不会成功的。

他看了一眼牌,梅花六。Jack说:“好,现在想一个数字。”
“什么数字都可以?”
“对。”

因为Danny是个变态的混蛋,所以他想到了69。

Jack从座位底下拿出了紫色的笔然后给了Danny,“把数字写在这里。”Jack依旧保持着笑容,Danny突然有种欲望想马上亲上Jack的嘴唇。

他抱怨到要买新的卡了(然而这完全是胡扯,因为Danny自己至少有3幅牌),然后他用自己糟糕的书法写出了69(拼出来的,这样会显得他没那么变态)。Jack让他把牌放回去,然后想着自己写的那个数字。

Danny笑着说:“你是打算读我的心还是怎样?”
Jack笑得更开心了,Danny开始闭嘴集中注意力在自己的数字上(至少他尽力了,他总是忍不住想到关于手铐的幻想,然后又想到69这个姿势)。Jack用手快速着洗着牌,快到Danny都跟不上,就在他想眨眼的时候,Jack已经洗好牌了。

“所以你的把戏是什么?”
“你会知道的,首先,告诉我你的数字。”
“你不是应该早就知道了吗。”

Jack抬起了眉毛:“好吧好吧,是69。”
“我就知道会是这样。”
“那你的把戏到底是什么?”
“让我问你些事情先。”
“问吧。”
“你是怎么走上魔术这个道路的?”
真是个令人感触的话题:“和这个把戏都没有关系。”Danny说着把自己的手指交叉在一起。

“当然有关系啦。”Jack坚持到,然后又洗了一次牌,“反正你的故事肯定不会差过我的。”
“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的故事有多差。”
“我当然知道,Merritt一直都有在教我读心术,我知道所有的事情。”Jack微笑着说,开朗又光明的笑容,当然还有可爱。过了一会,Jack的脸变得柔和,“我发誓我不告诉其他人,我...只是想知道而已。”

天杀的,Danny想到,还真是无法拒绝这个小孩。

“我...在我是小孩的时候,在家庭里我是最奇怪的一个。其他人都计划好了自己的人生在他们六岁的时候。我只是玩着牌的小屁孩,我的父母对我早就失去信心了。唯一能得到他们注意力的方法就是我能做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。”
“就好像你的魔术?”

Danny点头,到处乱看,除了Jack。“是的,当他们看完我的魔术后,他们就会笑什么的,我基本上依赖着这个方法,让我被注意的方法...”
Jack把牌放在Danny的腿上,哄着他看着自己的眼睛,Danny也这么做了(勉强的)。Jack笑着,眼睛里充满了一些东西...喜爱,Danny不再觉得Jack是可爱,他觉得他这次是美丽漂亮。因为极度的想要让Danny的心有点痛,呼吸变得难受。
“我相信他们现在已经注意到你了。”
Danny无声的笑道;“嗯,大概吧。”
在过了一段沉静后,Jack开口:“看看你的钱包。”
他从后面的口袋拿出了钱包,然后打开,发现在他驾驶证的后面放着一张写着69的梅花六,Danny笑了,真是狡猾的混蛋,Danny想。

在安静的一段时间内,Jack再次洗了一次牌。Merritt在后排打呼噜,小声的说着什么,不要,大象先生,不要在这里。后面,在喝了很多酒后,Jack和Danny都忘记了这件事情。
“我也注意到你了。”Jack小声的说。Danny不确定他是不是应该装没有听到。
“那你又是几时开始玩魔术的?”他问到,像平常一样无礼的忽视了Jack的坦白。
“在我8岁的的时候,从一个死人身上偷走了牌。”
因为某种奇怪的原因,Danny觉得这很好笑,然后他开始大笑到自己无法呼吸。Jack把牌丢到他身上(这只让他笑的更狠了,但是后面Jack自己也笑了起来)。

Jack死在了一场光荣的假死表演上。Danny在录三个骑士关于他们表演的时候破声了。
“表演的真好,”Merritt在结束录制后说,开玩笑的打了一拳在Danny的肩膀上“你看起来好像你真的很难过。”
(Danny并没有告诉他们,他是真的很难过,没有告诉他们万一Jack真的死掉了怎么吧?如果不是无名氏的尸体在那个车上,而是Jack在车爆炸里面,然后他们再也见不到他怎么办?如果他在也没有机会对Jack说出自己的感觉怎么办?如果?如果?如果?)

在他们最后的表演时,他们从屋顶上跳下来,爆炸出一堆纸币。警探和特工在表演的时候找到了他们,但依旧不够快,骑士们总是七步领先。

Danny还在想着Jack当他们去公园的时候。大门是锁着的,仿佛在黑暗中嘲笑他们,你们都走了那么远了,但还远远不够,看似很近,其实很远。Danny超不爽,甚至想拿棒子去敲那个该死的大门。
但是,Jack在那里,“难道你们没有集中注意力吗?没有什么东西是锁着的。”Jack说,然后Danny笑了,他又想去亲Jack了,所以,在他们到了大门的那一边是,Danny也这样做了。
Henley和Merritt在那里有礼貌的安静站着,用一脸早已知道的表情笑着看着对方。Danny看到他们两个打算在公园散散步,给他们空间。
Jack是个吻技很好的人,尽管这个吻很快就结束了,他们气喘吁吁的离开对方的嘴唇,大力呼吸着想要抱稳对方,“我很早之前就想这种事情发生了...”在星星下Jack的眼睛发着亮光,眼珠在黑暗的夜晚中是漂亮的颜色。
“我也是”Danny喃喃道,额头抵着Jack的额头,过了几秒,但Danny感觉过了好几年,“你不只是小孩。”他用充满情感的声音低沉的说。
“我知道。”

“Dylan警探?”

评论(7)
热度(38)

© Impeccable__ | Powered by LOFTER